崇阳幼儿园小学
查看: 2|回复: 0

寻访美姑县农作乡

[复制链接]

1112

主题

1112

帖子

342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2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品内容请关注【家长微圈】微信公众号:jzwq66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职业成了编外的记者,而且是没有工资的,自己寻找题材,拍摄和文字全部由自己搞掂,也好,不受控,只受自己的思想和感觉支配。   

  2016.11.25走进美姑县农作乡的时候,村民们真当我们是记者了,那么,好吧,就当一回记者。   

  迷雾笼罩着这里的时候,隐约间可以遥望到远方山上的树上已有白色的冰挂在枝头,我和长江沿着这条小路走进一户用泥巴垒砌的院子,一只公鸡迎接了我们。   

  “有人吗?可以进来吗?”我们问,这时一男人手里拿着两包挂面从外面进来,说:“进来吧”。我们以为他是这家的主人,尾随其走进房间,发现火炉边围了一圈人,一个老人,一个女人和七个小孩。只见那男人将手中的挂面递给老人,并用彝语对老人说了些什么,然后跟我们解释,这是一个五保户,没有子女,所以过年的时候,大家都来看望她。而他自己原来是这个村子的村长,现在不干了,但依旧在行使着村长的义务。   

  多好的村长!多温馨的画面呀!很庆幸碰到了这样的场面,因为不懂彝语,只能跟原村长交流,尽管只能从原村长嘴里了解到一些这个五保户老人的情况,但从老人脸上溢出的笑容,还有她家火炉上挂着的腊肉和香肠以及围着她的众多小孩,可以感受到她此刻是幸福的。   

  这时在我们心中也定下了一个方向,采访五保户正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问原村长:“这个村子还有几个五保户?”他说:“还有五家”,他顺手指给我们看,远离村子的那个土房子就是其中的一户。   

  绕过半个村子,穿过乡间小道,我们来到这户人家,一进门便吓了一跳,门口是一个大粪坑,低矮的破土屋内,只有衣衫褴褛的兄弟两人在一起生活,一个已经基本双目失明,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个的影子,另一个是瞎了一只眼,靠另一只眼看东西,真的担心他们一不小心掉进粪坑里呀。   

 专家对耳鸣的原因了解 他们不懂汉语,咿咿呀呀北京白癜风医院的比划着,我们只好自己观看了,首先一个问题冒出来,失明的他们怎样生活呀?屋内火塘冷的毫无生气,远处挂了几串可怜的香肠,一口黑色的大铁锅内是黄色掺杂着一些绿色菜叶的糊糊,难道这就是他俩的年饭?真是惨不忍睹呀!不锈钢的锅似乎没用过,依旧发着锃亮的光躺在木架上,半袋不知是米还是玉米面的东西斜靠在角落里……也许是兄弟两人的眼睛不好,所以家里的东西摆放的井然有序,似乎比那个五保户老太太家要整洁许多。   

  即便是如此,我们竟然没坐下来,好好地聊一聊,看一看,好像有什么病魔驱使着我们赶紧离开这里。现在回想起来,真有点后悔!如果你是真正的记者,会这样匆忙的离去吗?原本你不是很想采访艾滋病患者吗?怎么此时却怕了?想想还是思想上的嫌弃,怕沾染上什么病似得,风还是艾滋病?也许是那洁癖做崇,也许这就是城市人的毛病吧!叶公好龙,虚伪至极。   

  所以,有时候我们嘴上说的和我们笔下写的,与实际上的作为相差甚远,或许什么时候克服了心理上的障碍,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了解到他们的疾苦,才能成为真正的记者。   

  阴郁的天空似乎压迫着我们的神经,让人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出门碰到一年轻人,我们便问:“那兄弟俩人得了什么病?”年轻人告诉我们:“他们是从小就瞎了眼睛,一直是这样生活过来的。”可为什么偏偏住在远离村庄的地方呢?为什么那个原村长不愿意带我们过来呢?也许是年轻人不愿意多说吧?不得而知。   

  村子里的白墙上,红色的“坚持项目到村,扶贫到户”几个大字清晰可辨,学校内广播室门上的“万众一心,禁绝毒品”异常的醒目,“免费午餐学校”的牌子和黑板下面贴着的财务报表,都在告诉我们这个村庄落实政策的决心和执行状况,但是否真正的落实到户?或许从这些五保户们的生活状况,还有他们的满意度,以及孩子们的精神面貌上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吧。   

  因为是彝族人过年,学校都放了假,但在村庄里碰到许多孩子们,有写作业的,也有疯玩的。   

  认识小天菩萨,是一个缘分。   

  因为他头顶那招摇的“天菩萨”,因为他的小聪明,因为他脸上丰富的表情,致使我们很喜欢他,并想拍他。村边小店里的人,马上出主意让他的父亲也来拍,原来这个“天菩萨”是有遗传的,他、他弟弟、他父亲全是“天菩萨”,而且他父亲还是毕摩,日常会帮村子和附近邻村的人主持一些法事。   

  所谓的“天菩萨”,是彝族男人头顶前蓄的一撮长发,是原始宗教崇拜的产物,彝语称“如此”,彝族人把天菩萨视为男子汉灵魂的藏身之地,是神圣不可侵犯和亵渎的,绝对不准任何人触摸。天菩萨除梳理和晾晒时散落下来,平时都缠绕于头顶,形成螺髻状,酷似一座峭拔的山峰,所以又被称为男人头上的风景,是彝族神秘文化的象征。   

  小天菩萨是我给他起的绰号,他也很高兴我们这样叫他,所以他一路跟着我们,让我们拍他背柴的场景,自然是要给钱的,或许是他平时没有得到过这么多的钱,所以,他很配合我们。有意思的是他要用长江给他的20元钱买长江的相机,呵呵,这是个小机灵鬼。至今想起他的样子,都会情不自禁的笑起来,但愿他长大后能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不要浪费了他的聪明才好。   

  村边的一条小路牵引着我们来到这片萝卜地,远远地望过去,一家老小都在收萝卜,这本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劳动场面,但因为当时的光线和技术问题,还是不能很好的表现这个场景。   

  小男孩不过六七岁的样子,已经在帮着家里干活了。其实,不用说什么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之类的话,谁处在那种环境下,都会这样做的。那么,是不是,环境在教育人、影响人呢?   

  有人说,不能简单的看彝族的贫穷,它是有根源的。尽管谁都没说这根源是什么,但我可以感受到,那可能是说这里的男人很懒(比如路边常看见的在晒太阳的男人),要靠女人干活养家。那么,这样的环境,是否能让小男孩一直保持勤劳在饮食上牛皮癣应注意些什么的本色不变?难是难了点,但惟愿如此才能改变命运!   

  在马路上,远远地就看见背着玉米秸向我们走来的几个人,于是,赶紧蹲在地上准备拍摄,谁知背玉米秸的小女孩,被吓哭了,她妈妈怎样劝说都没用,无论如何都不肯再背玉米秸了。于是,我打消了拍摄的念头,走过去问明情况后,我说:“阿姨不拍了,帮你把柴背回家好不好?”小女孩这才收住哭声,跟着我们往前走。   

  从她妈妈的穿着看,不太像彝族人,已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