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阳幼儿园小学
查看: 3|回复: 0

清秋书简

[复制链接]

680

主题

680

帖子

208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80
发表于 2017-6-19 20: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品内容请关注【家长微圈】微信公众号:jzwq66

灯下草虫鸣   

     

  灯下夜读,有虫声自院角丛内传来,时停时续,忽高忽低,带点诗词里的平仄音律,不紧不慢地在秋夜里弹唱。“灯下草虫鸣”,想着这几个字,指尖慢慢滑过书页,伴着秋虫的浅吟读书,心内竟是温暖得很。   

  古人说,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这四种声音里,春夏的鸟声蝉声过于激烈,浮躁张扬了些,冬天的雪声又过于清寂孤寒,会掀起人的忧伤往事。而端坐在秋虫声里,听虫们一唱三叹的唧唧声,繁复变幻,清越激昂,犹如诗人们的雅集聚会,心内不由自主地跟着柔情起来,或捧卷展读,或邀友煎茶,才不负这诗意秋声。   

  “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远古的《诗经》里描述了季节的转变。西风起,月冷霜寒,虫鸣断续,伴着捣衣的砧声,夜风中的箫声,思妇远望征人,虫语的低吟亦如她的心声:唧——唧唧——,分明是“盼——盼啊”。她仰头观天,雁阵穿过暗夜的云朵长鸣而过,俯首看地,草丛里秋虫声声低语,天地间响彻它们的叫声,大雁知道南飞,蟋蟀知道归家,良人又在哪里?她的身影在秋灯里愈发孤凄。   

  这种意象定格在诗书里,便是一幅幽凄伤情的画卷,极富文学里的抒情美,让人回味有加,如叶圣陶所言,虫声会引起劳人的感叹,秋士的伤怀,独客的微喟,思妇的低泣,是无上的美的境界。但我觉得常人世界里的秋虫声,又是另一番自然诗篇。幼时在一乡下亲戚处,跟着婶婶去田野里守单唾液酸四已糖神经节苷脂钠秋。我们爬上木柱搭成的高高的草棚,田野里的作物尽现眼底,花生山芋玉米等,黑黝黝的藤蔓轮廓伏在野地里,四野澄明,远处飘来新稻的清香。婶婶略有睡意,让我注意有无田鼠野獾的出没,我瞪大眼静静聆听,耳中灌满的却都是虫声。分不清哪是蟋蟀,哪是蚂蚱,哪是蝈蝈……有的声若大提琴,有的若竖琴,有的若风笛,仿佛一场绝妙的交响曲,此起彼伏响地响个不停。当时头顶上有金黄的秋月,田野中有成熟的庄稼,草棚里有醒着的我,田野为舞台,音乐会浩大隆重,我们都是虫们的肃穆听众。那晚我被这秋之天籁音所着迷,直至黎明方才睡去。   

  有时觉得,尘世萧瑟的秋里,因了虫音而生动起来。一个秋夜经过小区的桂树下,听几个女子唱小曲。她们都是乡下来的保姆,夜晚得闲,唱一些做姑娘时的俚曲消磨时间。在桂花香的包围中,我坐在她们中间,陶醉地听。其中一个唱着唱着,却突然静默下来,发现她眼里有泪花闪烁。问原因,她说,听到草丛里的虫子叫,想起年轻时一个秋天的晚上,和邻村的二牛哥在田埂头唱《摘石榴》,当时虫子就这样唧呀唧呀地叫个不停。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涩笑意,又继续唱:“听说下扬州正中我心头,打一个包袱跟上你就走……”她有没有和她的二牛哥下扬州,我没有问。但阵阵的虫鸣声,让她的爱情在回忆里倏然唤醒,回到某个美好的时刻,已使得这个秋夜温馨满满。   

  我钟情秋天的虫声,是因为它们谱在大自然里的音符,更能令我的内心充满宁静。我品味着刘墉《点一盏心灯》里的这句话:“秋虫声就是要这样聆听的,在那细小的音韵中去感触,即使到了极晚秋,只要以心灵触动,仍然可以感受到那微微的音响。”我通常在这样的细小音韵中,一杯滚烫的热茶,一本心仪的书,窗前的灯影里,我在阅读,窗外的草丛里,秋虫们在吟唱。它们的话语和我心灵的声音一起相汇合,那是无比美妙的体验。   

     

     

     

     

  大明寺的桂花   

     

     

  疏淡晴好的秋天里,去大明寺是患了白癜风皮肤会不会痒呢极不错的选择。   

  游人稀少,古寺、钟楼、佛塔,在暖柔的秋风里静默伫立,带着些许怀旧气息。灰白的地面,在角落处,被僧人打扫后偶有帚枝的条条印迹,能让人想到夜露风霜降下的苍寒。我大清早来这里,倒不是为了细赏名胜,只是很想感受一下那种清幽静洁的意味。   

  听着佛堂内的颂经声声,看三两游人在灵栖塔上眺扬州远景,偶有钟楼的鸣钟悠扬地响起。鉴真纪念堂里,东渡的鉴真,此时神情安然地端坐着,双目失明,却又似悲天悯人地打量众生。并有穿了袈裟的佛学院小和尚夹了经书路过,众人说着话,忽停下抬头看树,在秋阳下嗅到一种柔甜的气息,那就是桂花深浓的馥香。   

  确实大明寺此时最引人注目的,该是桂花了。此地的桂树比别处高大粗壮,且多为金桂,都开了明黄肥硕的朵儿,香气甜柔,幽香汹涌,满心满眼地让人欢喜不尽。站在白癜风医院桂树下仰视,簇簇细碎的花朵连在一起,绒球似地在风里抖动,有微风吹过,便轻扬纷落,树下青石板的缝隙里,也都塞满陈旧萎顿的桂花,想是昨夜风雨所致了。   

  众多桂树落下的桂花,在地上铺了金黄的香毯,来往的游人踩下去,软绵的让人怜惜。我很爱桂花的香味,想着新鲜桂花做成的桂花酱和桂花茶,舌尖便有了甜香的沁透。   

  忽想起琦君写的《桂花雨》来,那种在树下摇着缤纷花雨的畅意,让我向往。   

  可看着人来人往的地方,是不适于摇桂花的,我知道了一个所在。   

  那就是平山堂下的西园,游人常常到这儿看过第五泉,欣赏了乾隆的碑贴就折转回了。而西园小山坡下的桂树,开得浓烈繁茂,却无人领会。   

  从平山堂经过,厅内的欧阳修,他依旧在远视江南诸山,兴味犹然。“去年花胜今年红,知与谁同?”他在回味这句吗?有浓得化不开的桂香伴他,想来,他也算不得寂寞。   

  西园坡上的桂树,不是很高,树下有山石嶙峋层叠,踮起脚尖,能摘到低处一球球的花簇,都是极新鲜明艳的桂朵。可这样细细的采摘,断然是不能让我尽兴的。于是铺了白塑料台布,用力摇动枝干,桂花雨纷纷从高空簌落,台布上很快就栖了灿黄的一层,肩上和发丝也缀了碎瓣。面对桂花漫无边际的甜香,觉得自已此时犹如孩童,那种满足和适意被填得满满的。   

  直到两臂摇酸,看得了这么多桂花,定是吃不完了,便坐在石上歇着。看蜀岗周围丘陵起伏,绿竹猗猗,坡下宽阔的碧潭内,水澈见底,红鱼游嬉,船厅在水中孤泊,岸草枯黄,小轩内好些门窗已破旧,想着前些年这里还人流如织,如今却人迹罕至,只剩些秋草秋花惨淡地开着,飘飞的黄叶浮在水面,偶尔可以听到游鱼跳跃的声音,总算给这个幽寂的地方增加了几许生机。   

  园内种花老伯从树下走过,我略有些惶然而局促,老伯微笑赞许说这样采桂花不错,其实这里游人少来,桂花落在地里很可惜。并教我,把桂花放竹匾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欢迎进入红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段首请空两格,已帮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红袖的排版工具对大多数人的电脑是无效的,建议您自行百度“自动排版工具”,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     期待佳作。(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