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阳幼儿园小学
查看: 3|回复: 0

秋其 ghgg3sa3

[复制链接]

1215

主题

1215

帖子

370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07
发表于 2017-6-19 20: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品内容请关注【家长微圈】微信公众号:jzwq66

不知道秋其是如何抵达的。于落日的黄昏,漆黑的深夜至我的案头与掌心,带着她轻质的文字,思想抖落的碎片。我可以一遍遍读或期待,像山风缠绵吹过。   

也曾幻想着文字以外的她,以何种样貌存活于世。透过太阳金色的晶体,端坐在老别墅的廊檐下摘菜,用绿皮笔记本零碎地记字,写她的《黑》,再顺手揣进荷包,或探出头,看天上滑翔的云朵和候鸟落下的羽毛,这样的镜头在我的脑海里一次次聚焦。匡庐,对我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或风景区。而是一种遥寄,甚至回避,不是不好,而是太好,因为那里住着一位手捧鲜花,头戴羽毛花冠,庄严的女神。山顶上有“弦乐的銮驾”和清流飘下,所以我在敲门之前,须得小心翼翼。我怕惊扰了她,也撞碎了自己的梦。于文字外,这样的认领很艰难,两年多的交流,让我设计的太久。   

很羡慕叮当,她的女儿,有这样一位母亲一直引领着她朝大山的最深处走去。她牵着她的小手,走过枯枝、腐泥,不动的山石,散落的小屋,艺术家遗弃的灵魂,直抵人心的开阔之地。这样的回流不是人人都能懂的。极幼时,叮当就可以指着秃杆的结痂说:瞧!大树的眼睛!她可以骑在母亲的肩头,比别人早一刻望见远处的湖波,因激动,把热乎乎的尿液撒入妈妈的后颈。稍大,懂得募集零钱为后山的小动物送去水和饼干,而生命美学和生态环保这两门课,是秋其提前身授的。她随母亲提着汤汤水水,一起去宿舍探望她妈妈的学生,一个生了病的大哥哥,把自己柔软的小手递过去。她看着鼠标在屏幕上移动,说妈妈的文章会走。岂不知在遥远的一端,早已有人下载打印,装订成册。他叫汐子,我们共同的朋友。她背着她在星光里安眠,走在小镇的石板路上。平安夜在人们争论着要不要过时,叮当和教会长老,一老一小的天籁,由钢琴伴奏,已划破黑晚,在古老的教堂响起。她的母亲更知道包容、跨越,所以她的文字可以照耀小偷、流浪汉,内心失明的人,就像神眷顾黑暗样,更偏爱那些缺失水分的生命。   

我曾在秋其的文下留评,很多很多,她朴素柔和充满恩泽的文字可以激发我的灵感、表述,以及对生命的另一种体验。北老师说很珍贵,我亦知道拿线轻哪家治白癜风的医院好轻一穿,就是一篇不错的小文。但我略去,那些吉光片羽不足解读秋其青草般独特的语言,旁若无人梦呓般的叙述,以及探寻她神秘的精神腹地与成长之痛。她是个奇异的女子,于爱,蛛网般漫下,收拢珍藏;于文字,缓慢成一幅质感的油画——她婆婆摆弄的瓶瓶罐罐;闯进空宅的熊,顶破陶罐,流出的蜜,都是她构建的意象色彩。她的文字,是游走的童话,又如山风绵长而有韧性,你得静心去看,美需慢慢焕发,非快餐,可以在精神领域反复使用。那些轻灵如水珠的意境布局,不落俗套的干净表述,奇特的艺术神经,颠覆你对文字所有的想象,像陷阱,沉迷上瘾。所以当安迪斯排箫《AtNijhtThinkOfYou》空灵响起的一瞬,我一下子便想到了秋其。漫天飞舞的羽毛,那个头戴蛇羽神的少女,她们对自然对苍穹都有着同样原始的感性认知和情感依恋,   

秋其像一股清凉的风,吹进了小窗。那是一个寂静的论坛,无水贴,没虚情,靠自身扎实吸附写作者。她比我早到两年,在结束若干年文明探轶,深刻写作后,她跳了出来。开始关注人类背后的轻微之光,并与一座大山展开了漫长细致地对话。她把自己还给了自己,把文字交给了文字。那座大山把她治的太好,让她脱胎换骨,从泥土中醒来。那也是我第一个注册的论坛,踯躅月余,发下第一帖,同时也收到了秋其的友谊。至今我认为她都是羞怯的,门的把手扭了又扭。如果我因事出门,很久未去,她会想念。回来,亦有小姑娘样的惊喜。当昔日炉火边给予我们温暖的老主人犹豫是否关闭时,我们不舍的不是码过来的文字,而是存放于此的交谈。我们怕被关在门外,失去一条精神上的通道。它叫《岁月》,很惭愧,在大家晒着这刊、那刊时,我至今无法将它归类。   

旧岁划过,新历翻起。雪落在雪上。秋其说,数年的朋友了,能否留个邮箱,传张照片认识下。就这样,在一个深夜,十二点半之后,我开始整理相册,想一张张解读,但太晚了,只能只言片语地说着。第二天我收到了她的小信和照片,依顺序,从年轻至中年,慢慢拉过。不记得看到第几张,有泪滑过。我知道,那个躲在猪圈里看书的小女孩,那个在严厉妈妈下,从小就在本子上涂涂抹抹的“失语者”,那个带着梦想到南昌读书的少女,那个拖着一箱子书和母亲送的一双棉被蛰居庐山的女子,破蛹成蝶,蜕变得如此干净美丽。   

三十五岁,她跳了人生最后一支舞——《蓝影》,优美谢幕,不再练功。长长的指甲,幽蓝的蔻丹,高光的眼影,肩头上描落的暗花,衣裙,不同层次的蓝在过度。静止,侧立、跣足,光打过来。她复活,一点一点,关节在动,在输送。有鸟叫,大海的波涛漫起,春暖花开,万物苏北京中科医院骗人醒,我能听到花开的声音,节节拔高的语言。扭动的腰肢,高举的手臂,她是巫女,眼睛那么亮,可以照耀远古的宇宙。直至四肢收拢叠起,回归宁静,都是那么的美!她是精灵,来自大地,再一次印证了我对她文字的理解和想象。爱人无意间瞥见,问我,她是谁,我说一个朋友。他说跳舞的,我说教书的,也写文。他说好吗?我说好!他说有多好,我说你无法知道的好,成熟,懂得救赎,亦让许多急促的灵魂惭愧。   

秋其北京主治白癜风医院,一个双重影像的人。文字于她是信任、和解,她把舞蹈给予了文字,也把文字融入了舞蹈。她轻盈,脱离了沉重的桎梏,肢体语言和文字语言嫁接出无法复制的艺术魅力。再高大的东西,流转于她的笔下都成了另一个城堡里的小矮人,故乡对她不是贫瘠痛感的瞭望,而是爱的门窗,她把魔瓶蓄满春天,打开便覆盖山峦。初到庐山,一根晾衣绳都不是她的,后来她有了家,一座红色木屋的女主人。春天来时,她有了叮当,整个木屋笼罩着母性的光芒。她温和地看着那些背着背包,手拿相机的旅人,他们把她门前的含笑摄进镜头,她也把他们请进文字中。生命在她的房前也在笔尖流淌,就像她写的《二十八度》,很舒服的温度,对肌肤对人际都恰恰好。一瓶低度酒,为我们诠释了生命的清透和距离,隐秘的热情还有冰冻的溶解,寒风冷雾又如何!她从敬畏一座山,走近一座山,融入一座山,完成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也构建了自己纸上的行走。她也曾躲在自己的暗影里,在空房子里夜莺般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